最新动态

     

全国高校物联网应用创新大赛通知

     根据《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文件精神,为了激发高校学生积极参与物联网知识学习与创新的热情,提高高校学生在物联网技术相关领域的应用和实践能力,从而推进物联网学科发展....详细

     

【总决赛嘉宾介绍】---薛其坤


薛其坤,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教授。1984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光学系,1990年、1994年先后获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硕士、博士学位。

薛其坤院士发表文章330余篇,包括5篇Science, 7篇Nature 子刊, 2篇PNAS,31篇Physical Review Letters, 被引用超过6100余次。曾获得多项奖励和荣誉:

    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2005)
    何梁何利科学与进步奖(2006)
    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5、2011)
    第三世界科学院物理奖(2010)
    求是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2011)
    陈嘉庚科学奖(2012)
    "万人计划"杰出人才(2013)

2016年,被称为中国版诺贝尔奖的中国首个民间科学大奖——首届未来科学大奖获奖名单日前在北京正式揭晓,清华大学薛其坤教授荣获“物质科学奖”。薛其坤教授利用分子束外延技术,在对奇特量子现象的研究中取得了突破性的发现。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振宁教授评价其为“诺贝尔奖级的发现”。

薛其坤院士长期从事超薄膜材料的制备、表征及其物理性能研究。他开展了第二代半导体薄膜GaAs、InAs/GaAs量子阱(点)、宽禁带半导体GaN和ZnO薄膜生长动力学研究,发展完善了III-V族化合物半导体表面再构的基本规律。他同时开展了半导体Si衬底上金属超薄膜量子尺寸效应的研究,定量建立了金属薄膜体系量子效应和材料性能间内在联系,发现了薄膜热膨胀系数、功函数、超导转变温度等的量子振荡现象。此外薛其坤院士还开展了有序纳米结构的自组织生长研究,发明了若干原子尺度精确控制生长技术,解决了异质外延生长纳米有序结构的难题。



未来科学大奖简介

未来科学大奖2016年1月1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该奖项是由未来论坛理事自愿出资、定向邀约其他个人和机构共同出资的非官方、非营利、民间发起的科学奖项。未来科学大奖设立生命科学大奖和物质科学大奖,奖金各为100万美元,以捐赠款项授予前一年在这些领域对人类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

未来科学大奖对获奖者的国籍不做限制,只要求其工作产生巨大国际影响;具有原创性,长期重要性或经过了时间考验;并主要在大中华地区完成(包含中国大陆地区、香港、澳门、台湾)。大奖成立管理委员会,下辖监督与执行机构,评奖机制与诺贝尔奖、图灵奖等世界著名科学奖项接轨,由九位华人科学家组成科学委员会专业评审,以定向邀约方式提名,评审过程独立进行,各方对评选结果均不能施加任何影响。科学委员会成员包括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丁洪、芝加哥大学何川、普林斯顿大学李凯、北京大学饶毅、北京大学及普林斯顿大学田刚、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王晓东、麻省理工学院文小刚、南方科技大学及美国西北大学夏志宏、哈佛大学谢晓亮。评审全程秉持公平、公正、公信的原则,保证高度独立,由监督委员会全程监督。未来科学大奖目前设置“生命科学”和“物质科学”两大奖项,奖金来源于未来论坛理事捐赠。每项奖项由四位捐赠人共同捐赠,生命科学奖的捐赠人为丁健、李彦宏、沈南鹏、张磊;物质科学奖的捐赠人为邓锋、吴亚军、吴鹰、徐小平。

未来科学奖有三大特点:一、这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民间科学大奖;二、以“未来”两个字命名,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一般的奖都是有关过去的成就,而不强调未来;三、这不同于个人或家族设奖,而是由企业家联名捐赠设立的。未来科学大奖填补了中国大陆民间权威科技奖项的空白,也让中国科学在走向强大未来的路上有了新的助力。杨振宁指出,“未来科学大奖是第一个延生于中国民间公益组织,由企业家群体发起成立的奖项,填补了中国民间权威科技奖项的空白;瑞典有诺贝尔奖,香港有邵逸夫奖,而未来科学大奖作为后起之秀将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未来科学大奖作为中国大陆民间出资的第一个科学大奖,目标是成为在世界领域内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科学大奖,希望通过奖励对社会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吸引更多青年人投身于科学研究中,推动科学进步和发展。作为中国首个非官方、非营利、民间发起的科学大奖,这无疑是一项创举。


薛其坤与未来科学大奖

早在2013年,薛其坤就被称为“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科院院士”。那一年,他领衔清华大学物理系、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和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团队首次在实验中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该成果2013年3月14日在《科学》杂志在线发表。

在凝聚态物理领域,量子霍尔效应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方向。量子反常霍尔效应不同于量子霍尔效应,它不依赖于强磁场而由材料本身的自发磁化产生。在零磁场中就可以实现量子霍尔态,更容易应用到人们日常所需的电子器件中。“如果把电子比做人,计算机芯片里的电子运动是无规律的,就像人行走在乱糟糟的农贸市场,总会走弯路、碰到人,就会发热,效率不高。而量子霍尔效应就是一条高速路,电子可以分车道分方向前进。但普通量子霍尔效应的产生需要强磁场,成本昂贵。”薛其坤说,“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好处在于不需要任何外加磁场,因此这项研究成果将推动新一代低能耗晶体管和电子元器件的发展,可能加速推进信息技术革命进程。”自1988年开始,就不断有理论物理学家提出各种方案,然而在实验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2006年, 美国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领导的理论组成功地预言了二维拓扑绝缘体中的量子自旋霍尔效应,并于2008年指出了在磁性掺杂的拓扑绝缘体中实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新方向。2010年,我国理论物理学家方忠、戴希等与张首晟教授合作,提出磁性掺杂的三维拓扑绝缘体有可能是实现量子化反常霍尔效应的最佳体系。这个方案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德国、美国、日本等有多个世界一流的研究组沿着这个思路在实验上寻找量子反常霍尔效应,但一直没有取得突破。

薛其坤团队经过近4年的研究,生长测量了1000多个样品。最终,他们利用分子束外延方法,生长出了高质量的Cr掺杂(Bi,Sb)2Te3拓扑绝缘体磁性薄膜,并在极低温输运测量装置上成功观测到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分子束外延生长是一种先进的薄膜生长方法,能在材料衬底上一层一层地生长单晶薄膜。他和合作者制备了多种高质量的单晶薄膜材料,这使得他们于2012年首次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和在钛酸锶衬底上的单层铁硒高温超导现象。

实验结果公布后,薛其坤曾应邀去日本作学术报告。作为在世界上和中国科学家研究水平最相近的“老对手”,日本科学家给他发来了邮件,称赞“这是我在过去十年里听到的最好的学术报告,我们真没有想到你们最终发现了这一美妙现象”,“这非常非常令人激动”。

另一位美国知名物理学家也向课题组发来邮件,“看到你们的结果,我真感觉有些嫉妒。但回过头想起来,这个工作巨大的难度也确实让我们叹为观止”。美国《科学》杂志的匿名评审则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篇文章结束了对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多年的探寻,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工作。我祝贺文章作者们在拓扑绝缘体研究中作出的重大突破。”